• 母与子

    Tag:

    最近很是焦虑,担心自己会在几夜之间头发花白,象庞兄那样。作为哲学家庞兄有点得意于自己的花白寸发,他嘲笑他妈妈经常为她三十一岁的儿子而注意报纸上那些治疗白发的广告。

    在不同的年龄段,我也高度关注过报纸上不同的药物广告,总是觉得自己有点病,或者觉得自己还有救。最严重的病还是心病,我本人就是母亲的心病体。和庞兄的母亲不一样,她诚心于倾听灵媒神婆说的告解和关于我的未来,或者四处探听谁家的闺女老而嫁不出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