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气死我了

    Tag:

     

     

    房东没有和我说一声,就把实验室的锁头打烂,换上新的锁头。要交租也是下个月1日才交啊。

    我还是听别的朋友说的,我刚才赶过去,一脚揣开那木门,里面装了半屋子的垃圾。垃圾都装在几大包里,放置的挺好的。

    也许将应验我在《无策展》中所写的:“一个或许会短命的实验室。

    那么,我将要做调整计划了。难道要把我现在住的地方改为万岁实验室的新主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