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狮虎豹猫

    Tag:

    入学后,我就很少跟在父亲屁股后了。或者说,我提前进入了反叛期--从小学二年期开始。未入学前,我有几次跟随父亲的奇特经历彷如昨日。我今天画了一只豹子,遂想起父亲打猎的事。小时候我父亲说他年轻的时候曾经猎回过一只豹子。

    有一次父亲带上我去打猎,算是父亲胸有成算的去提回猎物,他通常都是观察猎物的行踪而设陷阱。到了村口,我遂和村口野孩子们一起玩去了。没过多久,我父亲就回来了,他肩膀上扛着一只弹跳着腿的麝香。那只麝香角我珍藏了很多年,在某年的涝灾中被洪水卷走。

    最近常常幻想等到有一天发财后要回家重修房屋,光宗耀祖。我家那间破屋子,疑是有百年历史了。小时候我父亲准备另建新屋,他看中了一块地在村口山脚一片石头上。为了试探,他在石头上凿了一个很深的洞,然后置入火药,再把一捆很大的柴压在上面,以免爆炸的时候飞石伤人。我在远处看父亲引爆,一声闷响,那捆柴震了一震。这两年我脑里经常浮现那个爆炸的场景,也许是因为我的一个作品也将实施一次爆炸。

     

     

     

     

    分享到: